首頁資訊行業動態授權書成爭論關鍵,孫楊聽證會結束:我相信會有一個非常好的結果
首頁資訊 > 正文

授權書成爭論關鍵,孫楊聽證會結束:我相信會有一個非常好的結果

發布: 迅動體育     2019-11-16 12:14

核心提示:當地時間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舉行公開聽證會,審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孫楊和國際泳聯的上訴。聽證會于當地時間上午9點(北京時間16:00)開始,持續到晚上7點(北京時間02:00),全程超過10個小時。

孫楊表示,希望通過此次公開聽證會澄清事件真相,相關檢測人員及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未遵守規則,所述經過也不屬實。

當地時間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舉行公開聽證會,審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孫楊和國際泳聯的上訴。聽證會于當地時間上午9點(北京時間16:00)開始,持續到晚上7點(北京時間02:00),全程超過10個小時。

會后,孫楊被媒體記者團團圍住,這是他近來首次就爭議話題接受采訪:“我相信,會有一個非常好的結果。”

孫楊:興奮劑檢測人員身份存疑

聽證會首先由孫楊發言和回答陪審團的詢問。孫楊回憶了2018年9月4日發生的所謂“暴力抗檢”事件的一些細節,即當時的興奮劑檢測人員的身份存在很大問題,以及孫楊是按照中國游泳協會、浙江省體育局的相關領導和專家的建議,不能向身份存疑的人員提供血樣和尿樣。

孫楊回憶,2018年9月4日,IDTM公司(國際泳聯授權的興奮劑檢測機構)的檢測人員來到他的家中進行約定的一次賽外藥檢。但是他發現,由三名檢測人員組成的檢測團隊并沒有完備的授權文件,在向中國游泳協會和浙江省體育局相關領導和專家匯報這一情況之后,孫楊向檢測團隊提出,檢測人員必須擁有完備的授權文件,當天對他的興奮劑檢測才能繼續進行。

孫楊指出,負責血檢的人員在檢測過程中竟然對自己進行視頻拍攝,并聲稱是自己的粉絲,這是非常不專業的做法,這也讓任何一名運動員都很難信任這樣一個興奮劑檢測團隊。

在聽證會中,文件表示在2012年-2018年間孫楊進行了180次血樣檢測,這180份檢測樣本包括63份比賽當中提供的樣本,117個比賽外提供的樣本。被問到時候自己是否知道接受了這么多次檢測時,孫楊表示非常驚訝,稱自己并不知情,“只能自己確認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如果想要一天檢測兩次,我也盡力的配合。”

但被問到孫楊,為什么唯一這次不愿意提供樣本時,孫楊說稱,之前所有機構來檢查,他們(興奮劑檢測人員)都能出示有效的證件和授權,唯獨這次沒有。

WADA官員:檢測人員資質合規

聽證會第二個環節,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標準與協調部副主任肯普出庭作證,接受世WADA律師、孫楊律師以及FINA律師三方的質詢。肯普的日常工作內容中便包括檢測流程標準化以及對檢測人員的培訓等。

肯普介紹,提起興奮劑檢測的機構(在本例中為國際泳聯)需要向執行檢測的機構(在本例中為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開出一份委托書。但被檢測運動員的名字以及負責檢測的官員姓名并不會出現在委托書上。“因為被檢測運動員為隨機確定,而且不會總是知道誰會在賽后被立刻檢測,而且有多位運動員可能被檢測,進行檢測人員也會有多位。”

這份委托書也將是檢測人員的資質確認文件。肯普指出,所有檢測人員需要作為一整個團體需要確認他們具備取樣和檢測資格,這份委托書可以作為一份可用的資質證明。但具體的每一位檢測人員只需攜帶帶有本人照片的身份證明證件(IDTM卡)即可,肯普方面并不認為需要為每一位檢測人員開出授權文件。

針對孫楊事件中檢測助理存在拍照等違規操作的情況,肯普指出拍攝運動員照片的操作是不符合規定的,運動員有理由表達他們的質疑并書面呈現他們的問題。

來自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的項目經理波帕也作為證人出席。波帕在孫楊接受賽外檢查當晚在電話中與現場的興奮劑檢查官進行了多次交流并根據實時情況給予指示。

波帕在聽證會上表示,檢查當晚出現在杭州的三位工作人員均是由IDTM指派的,且三人的信息都存在于機構系統之中,并且接受過相關訓練。在參與孫楊的賽外檢測前,負責尿檢的工作人員曾經參加過其他尿檢工作,“時間大約是在2018年初,也有文件證明他參加過,上面有他本人的簽名。”

 “興奮劑檢查官告訴我,孫楊和他的同伴建議帶走血樣,我難以想象像孫楊這樣級別的運動員,為了保留血液,會損壞已經封存的樣本,”波帕表示,“我告訴興奮劑檢查官要明確告訴孫楊,他這樣的行為是違規的。根據IDTM和國際泳聯的規定,出示一份委托書(Letter of Authority)即可,從我的角度來看,沒有其他額外的文件需要出示。其他的檢查都是這樣操作的。”

爭論的焦點在于“委托書”和“授權書”。然而孫楊的律師表示,“Letter of Authorization(授權書)同樣需要被出示。如果檢查人員出示了寫有誰是檢查官、助手、護士的授權書,那么后兩位人員只需要出示身份證明即可,但在當晚的情況下,孫楊并沒有看到這樣一份詳細的文件。孫楊只看到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員的身份證和護士的初級護士資格證,無法判斷這兩位人員和IDTM存在聯系。” 

浙江興奮劑中心:對方沒有授權書

而在聽證會的第三個環節,浙江反興奮劑中心主任韓照岐作為證人出席。

韓照岐對事件發生當晚他與孫楊隊醫巴震之間的溝通狀況進行了回顧。當時韓照岐給巴震的建議是:“我們千萬不能拒絕檢查,但我們要求對方出具授權書和資格證書后才能繼續檢查。” 

國際體育仲裁院仲裁人還向韓照岐確認他是否了解巴震曾因向孫楊開具違規藥品并因興奮劑違規的行為接受過處罰,韓照岐表示自己“聽說過”并對孫楊當時的心臟問題再作解釋,并認為孫楊因曲美他嗪禁賽一事屬“醫藥性的誤服”。仲裁人隨后追問韓照岐中國反興奮劑中心(CHINADA)是否介紹過當運動員對檢查過程有任何過程和擔憂時該如何處理以及是否該完成檢查時,韓照岐重申中國反興奮劑中心的培訓是要求運動員在確認檢察人員資質后再配合完成檢查。

此次聽證會上,孫楊媽媽也作為證人出席。她表示,當時應該報警叫來警察,這樣就不會把事情鬧到現在這個地步。她同時對前來檢測的主檢官身份表示懷疑:“她的資質是2009年6月在杭州取得的,但2009年10月份她就到了上海,所以她并不具有在杭州抽血的資格。”

聽證會于當地時間上午9點(北京時間16:00)開始,持續到晚上7點(北京時間02:00),全程超過10個小時。

孫楊表示,希望通過此次公開聽證會澄清事件真相,相關檢測人員及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未遵守規則,所述經過也不屬實。孫楊呼吁社會各界保護運動員的基本權利,相信仲裁法庭會做出公正裁決。裁決小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法官表示,在聽證會期間給予了孫楊更多時間來提供證言,公開聽證會顯示了對運動員各項權利的尊重,所有證據證言都會被充分核查,將擇期宣判。據了解,裁決結果公布后30天內,可向瑞士聯邦法庭提起上訴。

文章關鍵詞:孫楊聽證會
本文轉載自視覺中國,不代表平臺立場,迅動體育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進行刪除。
∨ 閱讀全文 ∨
Copyright?2018廣州迅動互聯科技有限公司 工信部備案號:粵ICP備16052366號    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網站地圖

Copyright©迅動科技版權所有

河南22选5第164期